傀儡世界的说书人,关于我的世界铁傀儡有什么用的介绍

2021-03-04 07:05:1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824

影像时代到了,不少的舞台剧倒是在电脑上看的,省了票钱,开了眼界,托福托福。比如黄维若编剧的《秀才与刽子手》据说是2004—2005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剧本奖评选的第一名,专家全票通过,堪称精品了。该剧的开头,演员扮傀儡戏,唱一段“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舞一堂傀儡,把一出胡编乱造的戏来搬演”有种似曾相识之感,结构上像极了香港舞台剧《南海十三郎》的开场,演员扮唱粤剧,定场诗“心声泪影女儿香,燕归何处觅残塘。红绡夜盗寒江雪,秦淮梦断月茫茫”之后,“我弟齐讲古…有话当今世态人情薄,怀旧至意难忘。你中意个古仔不妨开心笑,只怕一时感触你会泪汪汪。因为各有前缘就冇人一样,兰因絮果就自己思量。今睇人时他日人睇你,无端哭笑又岂寻常。人间哭笑又岂寻常”开场念白与《秀才与刽子手》结构极相似。《南》剧结尾“心声泪影女儿香…痴人正是十三郎”之后又有“个古仔已讲完…在此讲拜拜,诸君乐安康”还是团圆的意思,未免蛇足,堂会的味儿很足,不知是编剧杜国威之本意否。

南海十三郎,即粤剧编曲名家江誉镠,广东南海人,家中排行十三。 性格怪异而才华过人,少年成名却晚景凄凉,这样的人生有够传奇!1993年香港话剧团将其故事搬上舞台,风靡全港,1997年又拍成,屡获大奖。主演谢君豪力压《春光乍泄》的张国荣,斩获第34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编剧杜国威更包揽金马、金像两大奖,一时风光无两。

依我看来,舞台剧的《南海十三郎》比好太多,至少表演上更立体。苏玉华、谢君豪确实是好演员,有点入戏疯魔的意味。苏玉华饰演梅仙,一出场,旗袍,丁字步,点火吸烟,“先生你好么”交际花冶荡风情捕捉到十足。叔侄相认后,梅仙慌忙灭烟,下一句加些童声嗲气,处理得漂亮。后面惯性又要点烟,真是把一个道具用得回环跌宕,寸土不让。试戏时一烟三火,点烟弃烟,重施故技,乘胜追击,真是道具运用的教科书了。中两人首场对手戏,一个长镜头搞定,台词删减,表演层次也没这么丰富。越是好的舞台剧越不易改编,舞台剧中许多好的片段,中会显夸张。还有一些好的表演,会被抹杀。蒙太奇的好处,是在许多叙事可以删略,改编舞台剧时,应做叙事的减法,而做镜头的加法。通常时空应较舞台自由,《南》的动作性反而没有舞台剧强,高导演怎么弄的?

南海十三郎别有一番寄托,借说书人之口讲出十三郎的生平,警察孖二八问说书人和十三郎什么关系,说书人回答:“这只是一个潦倒编剧在讲另一个潦倒编剧的故事。”这位说书的讲古祥,在影片中是与十三郎街头相识的小乞丐,隐喻的或许是被粤剧熏染的一道香江文脉,如此片编剧杜国威,又如影片中饰演孖二八的一代鬼才“不文霑”上世纪30年代,南海十三郎署名南海江枫为香港伶星报题词:“超然的艺术立场,现实的人生观念。”南海十三郎一剧,庶近此语。

剧本者,一剧之本。自古以来,编剧本质上还是俗世说书人,但有所不同。宋方金《给青年编剧的信》有个“风之子”的比喻,讽刺国内影视工趋时追风。是在这本书里还是别的什么地方,他提到1895年12月28日巴黎卡普辛大街14号大咖啡馆中,卢米埃尔兄弟正在放映他们拍摄的《工厂大门》《水浇园丁》等,那里有观众、有导演、有摄影、有电…没有编剧。我想,这是一个客观的编剧在讲一个客观的事实。在那个咖啡馆,人们看着人们从工厂大门走出来,此后各自从咖啡馆走出来,就席卷着人类的生活,走入蒸汽机车,走入更快的飞机高铁,走入更加拥挤的人海人山,却很难走近一个人的身体,遑论内心。所谓编剧,许多已成为金钱的傀儡,不再是时光的孩子,而《南海十三郎》演了将近三十年了。

南海十三郎的结尾,是一代天才作家冻羸街头,赤脚而死。偷走说书人鞋子的,是一个读不懂心声泪影的傀儡世界,一个容不下雪山白凤凰的时代,寒江钓雪,行不得也。但影片结尾加了一笔,讲古祥在街头遇见当代之十三郎,又是一位跌宕才子,不羁而行。人来人往中,我们终究会看到这个时代的光辉。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编剧

编剧是剧本的作者,以文字的形式表述节目或影视的整体设计,作品叫剧本,是影视剧、话剧中的表演蓝本,成就突出的职业编剧被称为剧作家,最著名及具有代表性的是莎士比亚。编剧的艺术素养要求较高,一般具有较强的文学表达能力,熟悉影视、戏剧、广告、专题片运作的相关流程、表现手法等。专业的编剧对中文、影视文学、各种书籍等都较了解;并熟悉影视、戏剧、广告、专题片运作的相关流程,熟悉电视、戏剧表现手法。非专业编剧并不在此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