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优先保障疫情防控经费,广东坚持民生支出只增不减

2021-01-22 17:02:0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优  阅读人数:568

记者从1月21日举行的广东省财政工作会议上获悉,2020年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逐季好转,完成12922亿元,增长2.1%,总量连续30年位居全国第一。支出方面,广东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节裕用民,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企稳回升,完成17485亿元,增长1%。其中,省财政八成以上支出安排用于“1+1+9”工作部署。在去年省级年度预算已压减的基础上,广东再压减公用经费和一般性项目支出,腾出85亿元用于保障重点工作。

2020年,广东优先保障疫情防控经费,在全国率先将疑似患者救治费用纳入基本医保范围,明确个人负担部分由财政给予补助;同时通过财税优惠、税费减免、社保缓缴、贷款贴息等政策,给予企业全方位帮扶,全力支持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

减税降费-▷

再为企业群众减负3000亿元

疫情之下,广东不折不扣落实减税降费政策保市场主体,在2019年减税降费3044亿元的基础上,2020年再为企业和群众减负达3000亿元,其中减免延缓社会保险费超2100亿元,并发放失业保险稳岗返还补贴130亿元,援企稳岗财税措施全面落实。

具体来看,广东实施包括减免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免征受疫情影响较大行业增值税、减免企业社保缴费等系列政策,并结合省情对全省困难企业减免房产税和城镇土地使用税、延长税款缴纳期限、降低行政事业性收费标准等,做到能减则减、能免则免、能缓则缓。

另一方面,广东积极争取地方政府新增债券额度3616亿元,规模在全国地方最大,比2019年增长了66.7%,按照“急需、成熟、统筹、集中”的项目标准,投入“两新一重”项目资金超过六成,有力保障广湛高铁、白云机场、赣深高铁等重大项目以及“双十”产业集群建设,带动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0%以上。

同时,全省504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八成以上用于支持公共医疗卫生、污染防治、乡村振兴等重点领域,推动建成一批补短板、打基础、利长远的优质项目;统筹安排17.8亿元补贴资金支持汽车和家电下乡,着力扩大内需;省财政安排23.6亿元并统筹中央财政专项资金6.7亿元促进外贸平稳。

精准施策-▷

加快推进广东高质量发展

2020年我省强化财政攻坚保障,推动三大攻坚战取得决定性成就—筹措各级财政资金843亿元,推动全省剩余相对贫困人口相对贫困村在上半年全部稳定脱贫、全部出列;省级财政落实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资金212.34亿元;保障债务风险有效管控,目前全省政府债务总体安全、风险可控。此外,广东还积极向争取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100亿元并全部发行,支持防控农合机构金融风险。

同时,财政大力支持“双区”和“一核一带一区”加快建设,加快推进高质量发展。其中,我省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一揽子财税政策落地,发放大湾区人才引进个人所得税优惠补贴资金24亿元,惠及近9000人;发起设立粤港澳重大科技成果基金,资助建设20个粤港澳联合实验室;下达生态保护区财政补偿转移支付资金73.7亿元,补偿规模实现2017—2020年年均增长40%;坚持对基层转移支付只增不减,省对市县各项补助和债券转贷资金达5260亿元,增长12.7%。

在科技创新强省建设方面,省级安排科技资金63.1亿元,优先保障基础与应用基础研究、“卡脖子”核心技术等重点领域研发计划及省实验室体系建设,助力全省区域创新能力排名位居全国前列。

此外,全年广东投入上千亿元资金用于全省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和补短板项目,省级安排148.33亿元支持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投入25亿元建设省级现代农业产业园。通过深化涉农资金统筹整合改革,广东实现由省直部门主导向省直部门市县政府共同主导转变,市县可统筹涉农资金达306亿元,比2019年增加21亿元。

保障民生-▷

全省城镇新增就业134万人

2020年,广东坚持民生支出只增不减,全省民生支出1.21万亿元,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约七成,全省教育、社会保障和就业、卫生健康、农林水、交通运输、住房保障等支出增幅均远超过同期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水平。

其中,我省财政优先支持稳就业,统筹财政就业创业等资金,推动“粤菜师傅”“广东技工”“南粤家政”就业工程深入实施,支持扩大“三支一扶”“希望乡村教师计划”等招录规模,帮助高校毕业生、军人等重点人群就业,全省城镇新增就业134万人。

在底线民生保障方面,省财政统筹安排补助资金286亿元,提高困难人两项补贴和全省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低保、特困人员、孤儿等168万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水平稳步提升。同时,做好特殊时期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对因疫情导致基本生活出现困难的家庭和个人,及时予以临时救助和发放价格临时补贴,惠及群众1800万人次。

南方日报记者 肖文舸 实习生 高戈匀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财政

国家为了行使职能的需要而参与社会产品的分配以及由此而发生的国家与各有关方面的分配关系。在中国,对财政这一范畴存在着不同的认识:一种观点认为,财政是由国家分配价值所发生的分配关系。这种价值分配,在国家产生前属于生产领域的财务分配,在国家产生后属于国家财政分配。另一种观点认为,财政是为了满足社会共同需要而对剩余产品进行分配所产生的分配关系,财政不是随国家的产生而产生,而是随着剩余产品的产生而产生。这里论述的属于前一种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