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桂林:指纹密码锁锁不住“专厕专用”贪官的悲催

2019-11-08 15:40:5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141

钱桂林:指纹密码锁锁不住“专厕专用”贪官的悲催(图1)

10月23日,攀枝花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省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受贿一案。攀枝花市人民起诉指控,2012年至2018年,被告人刘亚洲利用担任省旺苍县委副书记、县政府县长、县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承揽、工程建设、资金拨付等方面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收受15名请托人所送财物共计折合1475.02万余元。11月6日澎湃新闻

对刘亚洲这名贪官而言,无论是行政级别还是贪腐数额,都不足以“引人注目”可就是由于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件事,让他在贪官中“鹤立鸡群”很吸人眼球。

据报道,刘亚洲的特权思想极其严重,严重到啥程度呢?他竟然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并安装指纹密码锁,供其专用。听说有因工作需要使用专机、专列的,还没有听说一个级别很低的县官儿使用“专厕”的,这大大超乎人们的想象。

指纹密码锁是一种现代高科技,给现代人带来了惬意与舒爽,可谁成想,这种高科技竟然被腐败分子用来大耍特权,贪图个人享受。对刘亚洲而言,指纹密码锁可以让别人望而却步、“望‘厕’兴叹”但却锁不住他臭气熏天的恶名声,更锁不住被党纪国法严惩的下场。

作为一名领导,刘亚洲竟然这般去搞特权,不难看出,他的“权力观”严重扭曲,将公权当私器,张狂弄权、违法用权,在贪腐的道路上疾走狂奔。刘亚洲之所以会这样,主要原因还是党性原则蜕化,忘记初心、变了本色,无视党纪国法,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放眼当今社会,凡是搞特权者几乎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因为现代社会是一个规则的社会,绝不允许有超级公民、特殊人物存在。刘亚洲身为县委书记,受当教育和培养多年,不是不明白这一浅显的道理,可因权力膨胀而迷失了心智的刘亚洲已经找不着北了,乃至于公然搞特权,“专厕专用”上演了一幕丑陋的现代拍案惊奇。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刘亚洲

刘亚洲,男,汉族,1952年10月19日出生,安徽宿县人,浙江宁波出生,1970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武汉大学外语系英文专业毕业,大学学历,第十七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军衔。 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政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