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笋(原创小说)

2020-09-16 11:42:4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79

笙笋(原创小说)(图1)

山里的孩子,像猫,像狗,嘴馋,易养,不像山外的孩子,像宝,像玉,珍贵,娇气。笙笋是山里的孩子,他自小在泥团里长大,四肢发达,头脑灵活。山里人都极喜欢他。

笙笋(原创小说)(图2)

笙笋是刘老汉最小的儿子,因为老汉晚年得子,所以更加应正了那句老话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在刘家什么都得让着笙笋。农忙时节,刘老汉带着八个女儿去种地,家里只有笙笋和刘大娘,刘大娘身体不太好,干不了山里活就在家里喂猪、做饭。刘家由于劳动力多,干活也利索,所以,在他们家里,农忙时也不怕,不过家里喂了各种牲畜,也没有一个闲时。笙笋不用参加地里劳动,整天待在家里玩,他们的玩法永远那么新鲜,饿了就回家稀里哗啦地喝了一碗冷汤冷饭,于是又风一样跑出去了。要是他待在家里,那是不得了的,无论刘大娘把白乳精放在哪一个隐蔽的角落,笙笋依然能够找到…

几年之后,笙笋的几个姐姐都已经全部出嫁了,农忙时节,女儿和女婿都来帮着刘老汉做农活,刘老汉家土地比先前多了很多,那些荒山野岭的黄土,如今都变成了出产很高的肥土地,经过这几年的积累,刘老汉可是远近闻名的大户,但凡有哪家粮食不够吃了,急需用钱了,都会找到刘老汉借粮的借粮,借钱的借钱…一来二去,十里八乡,刘老汉的名气更大了,女婿们又更加孝顺了!可是,笙笋仍然没有找到媳妇。他要找的姑娘像宝,像玉,珍贵,娇气,山里没有!

笙笋长大了,他和刘老汉抗争了无数次,婚姻大事,他要自己做主,于是他会用特殊的方式表达着对自由恋爱的追求。每到傍晚时分,胆子大的未婚的男女们,你约我、我约你,在月朗星稀下,在犬吠蛙鸣中游马路这是无目的地漫游大家畅谈未知的迷信的问题,也谈诱惑的神奇的禁令而雪花膏就是在这个时候上了年轻人的脸庞,滋润了年青人的皮肤,见证了他们青春的流失。

笙笋在这飘逸着雪花膏香味的年代,他认识了很多朋友,也让很多那个年代的老人认识了他。游马路”似乎是这个年代所特有的,但这种方式只有情窦初开”的年轻男女才懂得享受,也只有他们才懂得珍惜。

笙笋(原创小说)(图3)

有一段时间笙笋不仅往脸上抹雪花膏,还在每次出门之前特别穿干净衣裤,甚至连鞋也是换上端正放着只有等傍晚才穿的干净皮鞋,这比其他人穿布鞋确实体面得多。就在那段时间,笙笋似乎明白很多道理,他从朋友那里听说:山外的女孩子,像宝,像玉,珍贵,娇气,笙笋一直想找这样的媳妇。

这几日,笙笋想了很多,他想到了家里就他一个儿子,刘老爹肯定不同意,他想到了刘大娘身体也不好,他还想到了外面挺乱…最后他还是决定要去山外面打工…

那夜,月亮很亮,月光洒在门前的凤尾竹上像霜,像雪,很美!刘老汉和刘大娘又催促笙笋要抱孙子了,笙笋想了想,勇敢地向刘老汉提出要出门打工”刘老汉惊吓了一下,手里的烟斗也掉在了地上,这真是晴天霹雳,他顺势一巴掌打在笙笋的脸上,笙笋顿时感觉脸庞火辣辣的,这么大了,刘老爹可是第一次打自己的儿子,他气坏了,大声训斥着:家里缺你吃缺你穿了?出门打工,那是你能想的日子吗?去外面打工,我打断你的腿!做买卖的事,你几斤几两?”…

后来,笙笋还是悄悄出去了。刘老汉和刘大娘气坏了,卧床不起,还好女儿女婿围在身边不停的开导,日子长了,二老身体一日好似一日,刘大娘虽然也在默默流泪,不过也渐渐好了许多…

过了些日子,笙笋有了音讯,他往家里写了信,三姐夫识字,能看懂!刘老汉和刘大娘凭空都流了几回泪,信听了一遍,又吩咐再念一遍…最后由三女婿代笔给笙笋回了信!

后来的日子,笙笋不定期往家里寄来一些钱,刘老汉和刘大娘更加想念儿子,都盼望着能早日回家。

笙笋终于回来了,大大的,沉沉的,满满的,长长的行李包抗在笙笋肩膀上,鼓鼓的行李包见证了笙笋打工的日子,就像吸水的海绵吸饱了一样,它告诉人们外面的的日子有多么的沉重。笙笋西装革履,领带皮鞋,确实比先前好看多了。虽然这身打扮与这蜿蜒细长的小路不相称,不过笙笋确实很抢眼。

笙笋走了一段,树木郁郁葱葱,草坪青青翠翠。他停下脚步四周看看,因为他听见了山里的歌:

隔河看见秆子林。

可怜秆子可怜人。

可怜秆子高吊起。

可怜哥们一个人…

笙笋理了理背包,离家终于又近了些!远处缥缈的还有山歌的余音。笙笋停了步子,回头张望,他脚下是弯弯曲曲,一条条一条条通往山外面的小路。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老汉

读lǎohàn,(1)[oldman]∶年老的男子,(2)[anoldfellowlikeme]∶老年男人的自称。

大娘

大娘在中国各地都有其各自的意思,江浙一带方言有未嫁出去的女性的意思等。也可用作年龄较大的妇女的尊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