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烟云,一世情

2020-06-01 23:04:3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01

双城烟云,一世情(图1)

火锅店里人声鼎沸,一鸳鸯锅上桌,一边清汤,清清白白,上面飘着几段葱白和几片姜片,一些菌类露出了汤面;一边麻辣锅,红红的辣椒和圆圆的麻椒铺满锅面,红红的,又亮亮的,娟子忍不住的把头伸过去,使劲的闻闻,满脸的陶醉,嘴里说:麻,辣,香,我的最爱。吴强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她吵吵着吃火锅已经很长时间了,但由于忙,吴强一直没有时间陪她来。

过一会麻辣火锅开始沸腾,汤汁裹挟着辣椒和麻椒在锅里翻滚着,像极了生活的热气腾腾。清汤也开始翻滚,吴强放了一点小葱和香菜在碗里,拿汤勺舀了一小碗汤递给娟子说; 先暖暖胃,适应一下。娟子看看吴强笑颜如花的接过来,开始拿勺子小口小口的喝着。

吴强愣神的看着娟子,娟子说:发什么呆呀,你也赶紧喝呀。

三份羊肉卷,两份牛肉,毛肚,青菜,豆腐,藕片,鱼丸若干。这顿火锅吃的酣畅淋漓,娟子嘴里喊着痛快,边收拾包,准备回去,吴强看到娟子的鞋带没有系好,蹲下了帮她系好。吴强站起来故作轻松的说:丫头,今天吃的怎么样,要不咱再去逛会街?

娟子高兴的说:好的,走起。

女人见到漂亮的衣服,一般是不要命的,娟子就在一家名品店里大试特试起来,等着娟子挑好衣服,又给宝宝选了几件,因为吴强是一名军官他很少买衣服,因为没有场合和时间穿。一般都是娟子爱臭美。

从服装店里出来,吴强抱了抱娟子说:今天开心不?

娟子说:当然啦,我都快开心死了。

吴强说:开心就好。说完拦下一辆出租车,让娟子坐上。

吴强说:你先回去,我去处理一些事情。吴强最后深情的看了一眼娟子,出租车缓缓开动。吴强看着出租车离开,再也看不见的时候,转过身,满眼含泪。

娟子这一天一直沉浸在喜悦之中,对吴强的情绪变化,始终没有察觉。但是,夜幕早已经降临,吴强还没有回来,娟子打他的电话,关机了。起先娟子以为他手机没电了,就没有太在意。等到十一点多的时候,吴强还没有回来,娟子躺在床上,听着门外是否有脚步声和咳嗽声。那是她最熟悉的声音。只要吴强回来,她总能听到和感觉到。

吴强一晚上都没有回来,第二天,娟子打算去吴强所在的军区问问,于是先去给小宝邮了衣服,之后去了吴强的单位。

吴强的战友说他休假了,没有来。

娟子着急了:打电话给她婆婆,给她父母,都说没回去。

娟子更急了: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由于是军人,是不能在警察局报失踪的。娟子告诉他战友,如果吴强来,一定要给她打电话,她先回家等着,她害怕吴强回家了,她不知道。

就这样,十天,一个月,一年,两年,三年,七年,吴强神秘失踪了,娟子寻了七年,等了七年,她思念他,恨他,但他始终没有再出现,也没有一丝音信。

大堤上的美丽晚霞。

晚风吹到脸上的美好。

鸟儿在清晨的歌唱

在温暖阳光下醒来时,你轻轻的抚摸我的头发

黄昏时的街道。

夜幕降临时手挽手回家的幸福。

美妙的音乐。

下雨天相拥在沙发上看得。

每一刻都有你的陪伴,你的温暖深深的定格在我的脑海深处,但此刻你在哪里?

你知道吗?曾经我们在一起有多温暖,现在我就有多荒凉。我求求你,你快回来吧。儿子岩心已经8岁半了。现在已经上二年级,你知道当他问我要爸爸时,我有多无助吗?

娟子坐在地板上,靠着壁柜晃着手里的红酒,她又失眠了,她思念他的丈夫,即使很多的人说:他可能死了或者又成家了,但娟子始终不相信,虽然有时候她恨他,恨他的不告而别,但此刻娟子有点动摇了,不为别的,就为孩子去上学时,别人不在叫他没爹的野种。

这天娟子的表妹余静从外地回来说有人在某军区看到姐夫了。娟子马上去了那个城市,并且去那个军区问了,都说不认识这个人。娟子在军区门口蹲了三个月,也没有见到人。娟子这次彻底绝望了。

娟子回去之后,去吴强家看吴强的妈妈,把这几年在制药厂上班的积蓄,全部给了吴强的妈妈。

岩心一直是娟子的爸爸妈妈在照顾,但现在娟子的弟弟马上就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未来的弟妹刘巧是什么性格,但娟子的爸爸曾经暗示过:所谓兄弟姐妹,遇事的时候,肯定会互相帮衬,但平常的日子各自的小家庭都会有自己的小算计,为了各自的利益,还可能有矛盾,这些都很正常。

娟子懂的爸爸给自己说这些的良苦用心。所以娟子准备嫁给小武------那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小武和他前妻是因为他前妻不会生孩子而离婚的。他们家觉得娟子不但人长 的漂亮,关键还会生孩子。

娟子又结婚了,婚礼办的而热闹,所有规格标准都是按照娟子的要求进行的,小武说:虽然都是二婚,但不能委屈了娟子。

一年后娟子生下一大胖小子,小名星星,孩子活泼可爱,胖乎乎的很讨人喜欢。这天小武下班回来给岩心买了一把冲锋枪,但岩心还是不理他。娟子有点郁闷,觉得都一年多了,你可以不叫,但你不和人家说话,这也确实有点说不过去。娟子就想上去教训岩心,被小武一把拉住说:他还是个孩子,慢慢就好了。

岩心没说活,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

岁月如流水,逝去了娟子的美丽容颜,也带走了她曾经的执着。世界太过喧嚣,娟子经历了这么多,也看淡了很多的东西。现在的她只想守着这份踏实稳定的烟火生活,和小武携手抚养两个孩子长大,过完自己平凡的一生。

青岛海边,蓝天白云之下,娟子白皙肌肤配一袭红色长裙,娟子拿着带着隔水袋的手机在拍照。照片中小武光着膀子,带着岩心和星星在冲浪。岩心带着游泳圈,拍打着水花,星星被小武托着在玩水。正在这时娟子的电话响了,是娟子的妈妈打过来的:说她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是一些吃的和一个书包,是匿名邮寄的…

娟子有点发蒙,但她已经感觉到东西是谁邮寄的,虽然她知道她和他已经回不去了,但她依然牵挂他。她不想守着一份过往的温情度过余生,但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 她寻找了他那么多年,思念了他那么多年,恨了他那么多年,她真的需要一个答案,一个解释,现在收到他一份东西,虽然是匿名,但她至少能够确定他现在还活着。她顿时泪流满面,她蹲下来,小武看见了,走过来,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事,海水进眼里了,眯了眼。

娟子看看小武,星星,又看看岩心,虽然小武老实巴交,但对家庭负责,对自己和岩心也不错。几年的俗世烟火,即使她对小武没有爱情,但感情总还是有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吴强

吴强,男,籍贯湖南新晃,1988年8月参加工作,1994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专业毕业,大学学历,天津大学建筑与土木工程专业毕业,工程硕士,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现任贵州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省委国防工业工作委员会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