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大文娱公关总监张威意外身故是什么原因?阿里大文娱公关总监张威意外身故令人震惊

2021-02-23 18:44:5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775

阿里大文娱,坐上一号位

阿里大文娱公关总监张威意外身故是什么原因?阿里大文娱公关总监张威意外身故令人震惊(图1)

大文娱,坐上了阿里事业群的一号位。

6月18日,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通过全员信宣布了阿里新一轮面向未来的组织升级。

信中提到:阿里巴巴将重组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朱顺炎担任总裁,负责UC及旗下移动创新业务,以及天猫精灵、阿里文学、阿里音乐。

樊路远担任阿里大文娱事业群总裁,负责优酷、阿里影业、大麦、互动娱乐。值得一提的是,该职位不再轮值,由此明确了阿里大文娱的一号位角色。

过去,阿里文学、阿里音乐均属于阿里大文娱,这次调整也意味着阿里大文娱被分拆出了部分业务。

业内观察人士告诉投中网,此举意味着目前大文娱在排兵布阵,打的是精兵组合。“把成长ing的产品放到创新业务中,已经起来的就留下来,持续壮大。”

大文娱的成长之路

2016年10月,阿里巴巴宣布成立“大文娱”部门。旗下包括阿里影业、优酷、UC、阿里音乐、阿里文学、阿里游戏、大麦网等业务版块。

这个决策与时代背景息息相关。中国在2011年之前的高速发展,让人们实现了从温饱、小康到新兴中产阶级(家庭可支配收入为5200元-8300元)和中产阶级(家庭可支配收入为8300元-12500元)的跨越。

从年龄结构来看,新一代中产阶级主要来自于80后、90后两大群体。2012年,新中产阶级群体接近2亿人,占城市人口的15%。

新消费人群的崛起带来了更加成熟、开放的消费观念。从经济学上讲,人们已经从传统生存型、物质型消费开始转向发展型、服务发展型等新型消费过度,这直接推动了娱乐文化和教育产业的发展。当人们满足了温饱后,精神需求也得到了解放。人们对于娱乐的追求永无止境。

可路并不好走。

阿里在文娱板块上,至今轮换了三任总裁、十位核心高管,更换了三次战略思路,一个季度就能烧掉64亿元人民币,职业经理人、阿里元老、新生代干将来了又走。

阿里内容业务迎来的第一位职业经理人是刘春宁。2013年刘春宁从腾讯加入阿里,负责阿里数字娱乐事业群。任职期间,主导了和腾讯音乐的版权抢夺之战。但入职阿里不到两年时间,在2015年的端午节前后,阿里巴巴副总裁刘春宁就因在腾讯工作期间涉及商业贿赂,被警方拘捕。

2015年阿里用45亿美元现金买下优酷,时任优酷董事长古永锵加入阿里。古永锵在阿里只呆了一年不到,于2016年离开。

2015年7月,高晓松和宋柯分别出任阿里音乐董事长和CEO。时任时间也不长,2016年后,高晓松和宋柯就逐渐从日常管理中淡出,一年半后,宋柯静悄悄离开了阿里。

俞永福被看作是大文娱的救星。2016年6月,阿里巴巴合伙人俞永福来到大文娱。俞永福是阿里派到大文娱级别最高的高管,是大文娱的第一任总裁。2017年11月,经历了短短一年半时间,俞永福就辞去阿里巴巴大文娱总裁,转任阿里巴巴eWTP投资小组组长。

2017年11月俞永福离开后,大文娱施行了轮值总裁制。当时执掌优酷的杨伟东成为了第一任轮值总裁。2018年12月,杨伟东因经济问题协助警方调查而离任大文娱。

直到等来樊路远,大文娱才有回暖迹象。做为曾经支付宝的拓荒者,在大文娱的员工眼里,樊路远像是一枚救心丸。

樊路远之于大文娱

“樊路远是元老,高层对他很看好,把轮值的帽子都摘了。”提及樊路远,一位接近阿里的人士表示。

业内人士认为,大文娱能迎来樊路远这个“超级英雄”,是阿里人才梯度培养的结果。

2013年5月10日,淘宝十周年庆典,马云宣布辞任阿里集团CEO。在杭州黄龙体育馆,庆典结束后,很多人离场时把一次性雨衣脱下来放在了座位上。有四个人拿着超大垃圾箱收集座位上的雨衣,这四个人是彭蕾、井贤栋、胡晓明和樊路远。这几位收垃圾的高管,除彭蕾外,大都在2007年左右才入职阿里。

曾有媒体评价说:“到10年后,也就是2017年,这一批人开始走上阿里系各个重要岗位,与作为元老的阿里集团合伙人开始交接棒。这是马云一直以来所期待的人才梯度培养。”

在阿里集团合伙人30人大名单中,有7位来自阿里创始18罗汉,9位是2004年以前加入阿里并自己培养出来的,还有14位是2004年以后从外面引进来的高层次管理人才。樊路远就属于最后这一批。

目前看马云的人才梯度培养,初见成效。

有斗志、极其敬业,有套路、没包袱、敢开口、不怕输。这是外界对樊路远的评价。

樊路远于2018年11月,任阿里大文娱事业群的轮值总裁;12月,兼任优酷总裁。

上任以来,他主导了淘票票(观影决策平台)、灯塔(电影宣发平台)、阿里鱼(IP衍生平台)、娱乐宝(影视金融工具)四项基础设施;另一方面加大对优质内容的投入。《财经》曾评价他:“不再强调主投主控,出手也更加稳定。”

2018年票房过十亿的15部影片中,阿里影业就投中了8部。今年春节档上映的8部影片中,有5部与阿里影业有关。《流浪地球》成为国产硬科幻开山作,《飞驰人生》延续了韩寒电影的人文关怀,《新喜剧之王》则是周星驰带来的又一部情怀之作。阿里影业还投出了一部奥斯卡金像奖《绿皮书》,这在中国电影投资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这些业绩,为樊路远赢得了“让阿里影业摆脱了内容失利局面”的评价。

留给大文娱的时间

谈及行业竞争,樊路远今年四月曾对媒体表示:“爱奇艺和腾讯现在虽然领先一些,但优酷毕竟还稳定在第一阵营,而且我们有信心可以追上去。当然这需要一定的周期,但我和我们的团队都是非常有信心的。”

樊路远说阿里大文娱不会像爱奇艺那样经营,“毕竟爱奇艺作为一家独立上市公司,要非常在意自己的股价。我们重点要完成的是通过文娱产业放大阿里商业体系的影响力,让后者得到升值,以及获得更多的品牌影响力。”

那会和腾讯产生直接竞争吗?这是外界关注的。

在互联网巨头的文娱版图里,腾讯和阿里文娱版图自成体系,是最重要的两个玩家。然而,双方所走的文娱道路不尽相同,腾讯重IP,阿里则重流量分发。

在文娱领域变现尚可的两大赛道——游戏和影业,两者竞争激烈。

游戏上腾讯优势明显,但阿里也有意瓜分此市场。2017年3月,阿里大文娱宣布阿里游戏正式全面进军游戏发行领域,2018年阿里宣布与日本游戏公司Hit-Point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在中国大陆地区独家发行旗下现象级手游《旅行青蛙》的授权。

影业这一赛道的争夺更加激烈。阿里投资了博纳、华谊、入股光线,腾讯也并未放过这些上游影视企业,华谊、博纳腾讯同样有所参股。

有数据显示,2018年,腾讯影业共出品和发行15部电影,贡献超170亿元的国内电影票房。但阿里影业推出的《我不是药神》和《西虹市首富》,以及2018国庆档冠军《无双》,几部影片分别取得31亿元、25亿元和13亿元的票房。

如此看来,胜负难分的两家,未来在影视上的竞争会愈发激烈。

不过,阿里大文娱的时间很多,毕竟马云曾在湖畔大学说:“不要紧,我们给大文娱的时间是11年。”

参考资料:

《阿里大文娱不用谁来拯救!》华商韬略

樊路远:阿里大文娱应该怎么做

阿里大文娱公关总监张威意外身故是什么原因?阿里大文娱公关总监张威意外身故令人震惊(图2)

文娱产业曾经被马云寄予厚望。阿里巴巴通过收购,先后进入了音乐、电影和在线视频领域。然后,它把旗下的阿里影业、虾米音乐、优酷等公司,整合成为阿里大文娱。

但是,在市场看来,阿里在文化娱乐行业的尝试并不成功。虾米音乐落后于已经独立上市的腾讯音乐,优酷曾是在线视频行业的老大,但也落后于后来的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与此同时,优酷更是经历了一连串的人事变动。先后换过几位负责人。

新任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和优酷总裁的,是阿里巴巴的资深高管樊路远。樊路远此前负责支付宝业务。对第三方支付和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产生了很大影响的快捷支付和余额宝,都跟樊路远有关。

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樊路远讲述了他对阿里大文娱下一步如何发展的想法。他的主导思想是,淘宝天猫是商业体系,大文娱是精神文化体系,阿里大文娱要做的是,“通过文娱产业放大阿里商业体系的影响力,让后者得到升值,以及获得更多的品牌影响力”。

因此,大文娱不会像爱奇艺那样经营。爱奇艺是一家独立的上市公司,因此,每个季度都会对营收数字有要求。他的话或许可以被理解为,相比于自身的数字营收,阿里大文娱会更看重对整个阿里生态的贡献。

樊路远说,比如在设计网络剧集时,可以把阿里商业体系的一些业务融合到其中,提升后者的品牌价值和变现能力。优酷有一档美食类综艺节目,选择的食材,都和阿里旗下的盒马有关系。再比如,优酷的自制剧,除了给演员片酬,或许还可以给演员带来代言的机会。因为阿里体系里有非常多的品牌商家。

除此之外,整个阿里生态的会员体系也可以打通。阿里的88vip会员,可以打通电商购物、外卖餐饮、视频、音乐和票务。

抛开生态体系的优势,回到具体行业上,樊路远的观点是,除了通过自制和独播,建立稳定高品质的内容产出外,还要打通宣发,建立强大的宣发能力。

这是内容行业的特质决定的。很多电影公司的表现都是每年不同,因为内容产品的效果好坏具有偶然性,不可能做到保证每年都有最卖座的电影。优酷也是,有世界杯或者好的内容,流量就会上去,没有,就会下去。樊路远说:“电影行业最重要就是大宣发能力,美国6大电影公司收入,一部分是电影收益,另外一部分就是发行,帮别的公司做全球发行,挣10%到15%佣金收入。我们也是一样的,未来做好大宣发,服务好影视行业。”

总之,现任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和优酷总裁樊路远在最新的采访中,把阿里大文娱定位为,通过文娱产业放大阿里商业体系的价值和影响力,让后者得到升值。

阿里大文娱公关总监张威意外身故是什么原因?阿里大文娱公关总监张威意外身故令人震惊(图3)

阿里大文娱:缺乏内容基因,芒果、B站紧追

阿里大文娱公关总监张威意外身故是什么原因?阿里大文娱公关总监张威意外身故令人震惊(图4)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陈秋阿里大文娱再次迎来变动,6月18日,阿里文娱发布名为《少年们,一起奔跑吧!》的员工信,宣布组织再升级:阿里文娱CTO兼优酷COO庄卓然调任飞猪总裁,支援本地生活板块。而这次距离上次组织调整刚好一年,去年6月18日,阿里文学和阿里音乐业务从阿里大文娱事业群拆分出来,划入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对于“变动”,与去年一样,阿里也解释称,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轮岗”。

而作为集团的新生代,1982年出生的庄卓然,于2009年加入阿里巴巴任职淘宝网架构师,2018年出任阿里文娱CTO兼优酷COO,历任期间曾亲自操盘热播剧《长安十二时辰》和综艺节目《这!就是街舞2》,这两档IP的带动下,优酷月活跃用户增加超过30%。

阿里大文娱从2016年成立开始,虽然背靠阿里体系,却不时有质疑的声音,如频繁更换高层管理人员、内容方面存在短板,亏损等。近几年,阿里大文娱的优酷土豆“掉队”、虾米音乐逐渐落寞,乃至其在影视领域都没有显著突进。

“选择庄卓然加入,原本是因其年龄结构,更接近大文娱触达的Z世代,但效果并不理想。”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对经济观察网说。在他看来,是因为阿里大文娱这些年战略方向一直在变,也可以说和早期吃进了太多文娱公司,却消化不良有关。但TMT产业资深人士李文对记者说,团队不稳定是一个原因,但实际上还是“文化“的问题。

缺乏基因

阿里大文娱发布内部信称:任命李捷为阿里影业总裁,负责阿里影业国内业务;任命戴玮为文娱COO,负责文娱平台业务部;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范驰调入阿里文娱,负责OTT和体育业务;三人均对阿里巴巴合伙人、阿里文娱总裁樊路远汇报。中重申阿里文娱要为用户宝贵的精神食粮,集团对此有信心,阿里文娱也有足够的决心、信心、耐心。而对于阿里这次调整后,其短期、长期工作有哪些变化,阿里官方暂未给出记者回复。

其实,阿里大文娱的“变动”不止一次,从2016开始,三年就换了三任轮值总裁和十位核心高管。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他了解到,除了阿里影业业务的变动,其他业务线也存在这种情况,如大麦基本上三个月换一批领导,一年多就是四五任领导,这就导致员工都很茫然。对此,阿里官方对记者称,变动都是正常轮岗,不存在三四个月换一批领导。

艾瑞咨询研究院副院长、研究董事总经理沈志洋对记者说,他认为,每一年每个互联网企业都有一些或大或小的人事变动,无需做更多解读。

在沈志洋看来,就长视频而言,组织结构的变革很可能是为了解决现在长视频行业面临的如何控制亏损的问题。“这个亏损的现状已经持续多年了,那么各家视频如何去更好的做商业化变现,商业模式的探索能不能更直接一点,能不能有更多的模式和渠道,能不能和自身的整个生态更好的融合等,这些应该是整个行业去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在“用人”方面,众所周知,2015年阿里大文娱成立一年之际,成立了阿里音乐集团,挖来知名音乐人高晓松、宋柯两人掌舵。但在高晓松任职的一年内,并未交出理想的成绩单。李文称,“以高晓松的影响力和流量,谈到高晓松在阿里发挥了什么作用?你回想不出哪件事是他在阿里任职期间做的。”

“腾讯视频、爱奇艺这样的大平台的领导,至少得有8年以上拥有内容产业和互联网产业的经验背景的人组合起来。”李文说。相比较的话,虽然爱奇艺的体量还比较小,也是百度孵化的,但是整体一直是比较独立的运作状态。但优酷土豆被阿里买入后,因为不是原生业务,擅长电商业务的阿里,其在内容方面是缺乏基因的。

一位刚离职的阿里内部员工告诉记者,虾米音乐其实在前几年就错失了机会,没有参与第一轮版权大战,不过也是因为其他头部厂商太强势。

“在数字娱乐行业,并不是说不是强者恒强,大家都在拼命的奔跑,你才能不掉队,” 在李文看来,现在的腾讯、爱奇艺,不说是精品连出,但至少隔一两个月就会有主打内容,但优酷土豆却泛善可陈,而且第四名的芒果TV也在奋力直追。

未来格局

“因为疫情原因很多综艺都暂停了现场拍摄工作,现在才慢慢恢复到正常状态,” 沈志洋说,现在我们看到有一些好的综艺出来,如今年的《青春有你》、《创造营》,包括现象级爆款的《乘风破浪的姐姐》等,我们看到整个综艺市场是在复苏的,包括现在围绕综艺IP的营销植入方式方法也更加丰富,更加注重品效合一。

根据艾瑞数据显示,在2019年,长视频平台月活的增长已经趋于平稳,年增长率比较低,大约在2%左右,并且这几年受到短视频平台的影响,用户观看长视频的平均时长有略微的下降。

沈志洋称,这次疫情期间,可以看到,对原来一些非规律使用长视频平台的用户,或是已经流失的这部分人群,刺激作用较大。特别是在2月,无论是月活用户的增长,还是时长的增长,都出现了比较大的峰值变化。但是在4月后,因疫情得到控制,全国主要的一些城市解封后,我们看到增长趋势发生了变化,用户数和观看时长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环比下滑。

也就是说,整个长视频对于这些临时流量来讲,其粘性不是非常高,会迅速恢复到之前的状态。所以目前疫情对长视频平台的影响,不会像短视频有更加积极的推动作用。

而在长视频业内,我们逐渐看到了芒果TV大力加强自身的内容自制能力的决心,“这对于目前的爱优腾平台来讲,至少在未来的几年内,会构成持续的冲击和挑战压力。” 沈志洋表示,而对于整个长视频行业而言,主要的冲击还会来自于B站和头条系的西瓜视频。这两个平台未来可能会对现有的长视频格局形成比较大的影响,因为它们有相对不同于原有长视频平台的视频分发技术和用户圈层。

近几年,B站内容策略变化是明显的,其购买了更多版权内容,投资专题纪录片《人生一串》等,有别于此前B站丰富的UGC内容。同时,B站也开始拓宽圈层,除了ACG圈层以外,培养打造其他圈层的垂直内容。所以现在B站从用户体验上看,其很多视频内容要比抖音和快手的视频时间长,但又比传统长视频平台的视频内容时长要短,基于某种关注流和兴趣流方面的UGC和PUGC内容推荐是这个平台的主要特色。

在沈志洋看来,目前国内的长视频平台的会员也处于一个增长趋缓的状态,所以各个平台都在从优质内容的比拼和会员的商业化合作上去争夺更多的会员。

而在内容方面,记者了解到,现在长视频平台都有中/短视频的入口,如爱奇艺的随刻视频、腾讯视频的爱看等。目前来看,几乎所有的平台都在做UGC/PUGC的布局。

“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平台间争夺优质UP主/PUGC的内容制作团队的情况,如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巫师财经退出B站的事件,这可能会带来视频平台新一轮的内容恶性竞争。” 沈志洋说。

但现在视频领域的商业化进程,也有一个比较好的现象,沈志洋称,很多的广告植入和内容的结合非常紧密,甚至会结合嘉宾的人设和从业经历去创作植入内容,如说唱、选秀养成类节目里,为某一个品牌单独写一段说唱词,这样听一段广告会比直接硬广更有意思,感官割裂感也有所降低,所以现在节目的广告植入形态是有进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