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红军和妻子的最后一次通话意味着什么?陈红军和妻子的最后一次通话具体情况

2021-02-23 10:09:2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594

一次37分钟的“奢侈”通话

“来武汉10天了,这是第一次聊天聊这么久,谢谢你听我絮絮叨叨。” 2月20日,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援鄂国家医疗队护理队长、湘雅三医院护理部副主任钟竹青在电话那头对健康报记者说。37分钟的通话,其实并不是很长。但是对忙碌到起飞的医护人员来讲,这是一份“奢侈”的通话。在这不短不长的30多分钟里,记者能感受到钟竹青甜甜声音背后的坚定和阳光。最重要的是,她们不仅带去了温暖,更带去了科学防控的好办法,以及那份不变的初心:“无论武汉是风雪还是阳光,我们一定坚守,说过的话都算数。”

医生带领患者做康复操

“呼吸机”驾驭者

呼吸机是救治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重要手段。驾驭好,能事半功倍。正是这个关键时期,有一群人,专为“呼吸机”而来。

2月20日上午,在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B栋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医疗队接管的病区走廊上,十几位患者在医生的指导下做起来康复操。单从表面看,根本看不出他们是危重症患者。

这个病区,在2月10日收治了48名危急重症患者的病区,平均年龄65.4岁,最大的84岁,均合并有2~3种慢性疾病,以冠心病、高血压、糖尿病为主。经过近10天的治疗和护理,2月19日11点,第一批两名女性患者出院。而且病区里从刚开始的9台无创呼吸机,5台高流量吸氧全马力运行,经过3~5天调整,现仅1台高流量给氧,1个病人面罩给氧,其余患者用鼻导管吸氧或间断给氧,甚至不用吸氧,在护士指导下开展床边或床上的肺康复训练。

如何做到的?除了医生的精准治疗外,护理人员的“特殊”护理也值得一提。

钟竹青说, 呼吸治疗师的专业监护是风险前置的关键。我们发现,在护理团队中配备呼吸治疗师是治疗新冠肺炎的一个有效手段。

现在,团队中,6名呼吸治疗师分成6组进入病房,每4小时进行病人指脉氧监测,低于93%立即给予呼吸治疗干预,从吸氧到面罩吸氧,到高流量吸氧,再到无创呼吸机辅助呼吸,序贯推进,提前干预。同时,她们并结合体位干预、肺康复训练、药物治疗改善患者呼吸问题,尽可能减少上呼吸机治疗。

“来武汉之前,我们就考虑到了呼吸治疗师的作用,特意挑选了她们中的精锐力量:6名已经拿到呼吸治疗师证,6名正在培养中,一共12个人。听说,别的病区可能会来借用我们呼吸治疗师。” 钟竹青笑着说。

呼吸治疗师的工作有点像“麻醉师”,要时刻紧盯呼吸机,一旦发现呼吸机上有风吹草动,就会给予干预,比如血氧含量变动、呼吸机参数等。钟竹青,呼吸治疗师上岗前需要经过非常系统的培训,前后至少1年,既要有临床检验方面的知识,也要有影像学的知识,比如会用B超看病人肺功能恢复情况。“因此,现在想让每个病区都有呼吸治疗师,并不现实,主要是缺这方面的人才,而且她们不能速成。”

钟竹青说,刚开始接管病区那会,处理的时候有些手忙脚乱,毕竟100多名护士来自不同专科,刚上手时压力很大,有的还不一定会用呼吸机。为此,我们把每个班都派了呼吸治疗师,专门负责呼吸机处理,很快工作就理顺了。

“病人会吃了”

这两天,钟竹青和队员们正琢磨着,怎么把20份粥带进病房,怎么多弄点一次性内衣内裤。

“现在患者恢复的都不错,很多人胃口好起来,会吃了。” 钟竹青说,医院虽然为糖尿病患者准备了餐食,但是其他人的基本都一样,盒饭。但是这里的患者大部分是老年人,有的牙齿不好。

确实,目前,国家给出的诊疗指南对新冠肺炎的治疗都有了详尽的方案,但重症患者往往除了新冠肺炎还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肺部缺氧会导致基础疾病加重。钟竹青说,基础疾病的治疗又会增加新冠肺炎治疗的难度,如此重创下,营养成了解决呼吸后的另一个重要问题。虽然病人餐统一配送,但我们四小时一班的换班模式,护理团队成员就把自己的营养餐匀出来调节特殊患者的饮食,无创呼吸机患者及时给予鼻饲流质饮食,保证呼吸机的持续支持。“抗击病毒如同一场战争,患者躯体是我们争夺的阵地,营养也是有效的粮草弹药,所有治疗启动时应一并考虑营养支撑问题,一如兵家所言‘粮草先行’。” 钟竹青说。

“80多岁的韩爹爹拉了一堆大便,到处撒。我们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收拾干净了。”2月20日,一名90后女护士给钟竹青发来信息。患有老年痴呆的韩爹爹已经不止一次这么干了。“在这里,除了我们,就是病人,没有保安、没有工人、没有卫生员。很多时候是一个适应过程吧,老手和新手说,别恶心,就当成泥巴处理吧,就是泥巴……泥巴洗洗就干净了。” 钟竹青的话总能让人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和力量。

很多患者从进入病房后基本没有换洗过内衣内裤,因此钟竹青最近和队员们忙着给他们找。“我们今天下午就可以给病人送内衣裤和营养奶粉了,想想病房里的爹爹婆婆今晚可以睡一个香喷喷的觉就开心。”2月21日上午,钟竹青高兴地说。不过,他们目前也面临一个问题,病人换下来的衣服怎么处理?“希望后面能有好办法。”

钟竹青所在病区每天会利用护士站的广播。19日10点开始插播一条出院病人的语音,“亲爱的病友们,我是某某某,今天我可以出院了,太高兴了,大家加油,等着大家一起去‘过早’。” 钟竹青说,之所以想插播这条信息,是因为在笼罩着悲伤的地方,需要有太多的坚定与希望,任何外来的抚慰都不及她们自己内心生出的光亮。

年轻有为的红军政委——陈海松

新华社武汉10月19日电(伍欣、李思远)秋天的大别山,层林尽染。在湖北省孝感市大悟县黄站镇黄站村,重建的陈海松故居刚刚完工。黄站村支部书记邓业启说,未来计划将故居打造成红色景点和烈士纪念设施,在故居内布置展厅,以文字、图片和影像等形式展示陈海松烈士的革命事迹,让年轻人铭记先烈,珍惜幸福,传承革命精神。

陈海松,1914年生于河南罗山宣化店李陈洼村(今属湖北大悟)。1930年春参加童子团,任大队长。同年7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不久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1年春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4军第12师36团连政治指导员、营政治委员、团政治委员,红9军第25师政治委员,参加了鄂豫皖苏区反围剿”和川陕苏区反围攻”。

在万源保卫战中,陈海松以强有力的政治工作,率所部坚守大面山135天,为粉碎国民党军队的六路围攻”起了重要作用。1934年11月他任红9军政治委员。1935年参加长征,南下川康边,率部参加懋功、绥崇丹懋等战役,期间,他经常和军长各带一两个师单独作战。

在攻打宣汉战斗中,陈海松一直在前沿指挥,被敌人手榴弹炸伤右腿,仍坚持不下火线,直到攻克宣汉城。他要求全军政治干部都能指挥打仗,他说:政治干部一定要学会打仗,不会打仗的政治干部是无法做好政治工作的。”

1936年10月,陈海松率部西渡黄河,参加一条山、平大古凉等战役战斗。1937年3月12日,指挥所部在甘肃省临泽县梨园口与国民党军激战。为掩护总部和兄弟部队安全转移,顽强阻击数十倍于己之敌达六七小时之久,直至壮烈牺牲,年仅23岁。

朱德总司令为红军失去一位出色的高级指挥员而深感痛惜,在抗日战争期间,他曾多次说,陈海松是四方面军最年轻有为的军级干部,可惜牺牲得太早了,如果他现在活着,一定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去年的烈士纪念日,陈海松的侄子陈道良曾赴陈海松牺牲地甘肃省临泽县参加公祭活动,并从陈海松的墓地捧回一抔泥土,以寄哀思。他说,陈海松干革命,不为名不为利,只为让穷苦百姓过上好日子。革命先烈们敢于担当、无私奉献、不怕牺牲的精神值得代代相传。

第一次和最后一次,都意外隆重。

第一次和你邂逅

最后一次和你告别

······

当所有我和你的故事被框架的时候

竟然意外隆重

我们中大部分人都喜欢仪式感,它会在你所遇到的事情上多一些肯定。但并不是喜欢所谓的有排面,而是和你在乎的人发生的每一件事,原来都是值得的。

陈红军和妻子的最后一次通话意味着什么?陈红军和妻子的最后一次通话具体情况(图1)

除了第一次,我们还有每一次

朋友L喜欢记录和男朋友的日常,哪怕是第一次吃火锅都在备忘录里深情记录,在外人看来,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也都被载入史册。

朋友们都不理解L的做法,一致认为这在恋爱里多此一举,在恋爱里两个人一起经历过就好,其它的都不在乎了。

但我和L一样,都在乎恋爱里的细节。

L对于自己的行为不以为然,又极其在乎。可能在坚持记录上可以颁一个最佳女友奖,她说:这些都无关我和对方是怎样的人,记录我们发生的点滴是在乎我们之间的感情,在乎对方。记录也是为了告诉自己和对方,我们是彼此正确的人。”

恋爱里的细枝末节从表面上很难有共鸣,但如果有一天你看到备忘录里写着:某年某月某日,我们第一次在操场相遇。重温砰然心动的感觉才是恋爱里美好动人之处。

陈红军和妻子的最后一次通话意味着什么?陈红军和妻子的最后一次通话具体情况(图2)

我们都喜欢记录生活,哪怕是在拥挤的人海里也想保存一张有你的合照。未来是看不见尽头的路,但我知道你来了,我定会飞奔去找你。

如果我是爱情里的俗人,也请你期待我第一次满腹经纶的对你说:我想和你一起共度余生,想带你吹吹海风,看着日落下你嬉浪的背影,那便是我眼里的爱情了。

几年以后,回忆每一次和你的期遇,都有初见时的隐隐喜悦。

匆忙遇见,兀自离别

小A的理智和L是不同的。

小A喜欢的是单打独斗后的当机立断。洒脱随性像草原里奔放的马,说实话,还真羡慕这样无羁绊的自在。

每个人内心看待喜怒哀乐是不同的,但在看待小A的处事风格上,对于我来说,她是喜。

这是我第一次遇见对我这么好的人”

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他和好了”

这些都是小A信誓旦旦对我说的话,她也真的做到了。频繁换友速度让我庆幸我还有机会感受她的每一次悲喜。

陈红军和妻子的最后一次通话意味着什么?陈红军和妻子的最后一次通话具体情况(图3)

第一次和最后一次的框架,更多时候是在于强调,还有内心自我的桎梏。如果我们已经做好准备,那摆脱不必要的关系定是最后一次。

其实小A这样的做法没有什么不好,少了拖沓,节约了时间成本,在交友上,慎重后可以选择。

从不奢望轰轰烈烈的情感经历,但也期待有人与你举杯畅饮。

希望我们将来所能遇见的第一次和最后一次,都是勇敢后的爱与自由。

有幸遇见 也别辜负

大学里最微妙的是毕业前一群人的狂欢,毕业后天南地北。

一段情谊最佳的状态是无言的默契。但最后一次离别后,无言的默契慢慢的也变成了无言的各自安好。

最后一次的关键词也许是离别,是再也不会发生,是我们各奔东西后仅存的某种关联。正因为这些,所以我更想努力记住和你们的第一次,每一次。

隆重是情绪奔放的代名词,其实到头来还是情感的释放。往后这些都将是躲在被窝时的心灵慰藉。

和你的三五好友第一次在宿舍天台对酒当歌,和他们第一次在操场怒放生命,第一次对你信任的好友敞开心扉,这些经历可能也是最后一次,都将成为我们之间的秘密。

陈红军和妻子的最后一次通话意味着什么?陈红军和妻子的最后一次通话具体情况(图4)

没那么多好运可以降临在我身边,能够遇见三五知己已经是幸运的人了。说实话,真期待未来有一天,我可以作为你身旁的大树,与你面对风雨,哪怕在你不甘堕落的时候,最后一次说别怕,你还有我。

就像《悟空传》里杨戬对阿紫说:如果你喜欢花,我把天庭变得像人间一样,种满鲜花。

友情或是爱情,不仅仅是为你种满鲜花,更想带你看遍花海。

和你的每一次,都是我们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