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官被录不雅视频 遭敲诈250万究竟什么情况?厅官被录不雅视频 遭敲诈250万具体情况

2020-12-02 19:28:5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767

一厅官被跟踪拍摄出入娱乐场所照片、视频,遭敲诈400多万

8月1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毁于小节的悔恨人生》,披露了西藏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原党委委员、巡视员(正厅级)索朗群佩贪腐案细节。

索朗群佩,男,1958年10月出生,1983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西藏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原党委委员、巡视员(正厅级)。曾任曲松县副县长、自治区粮食储备局副局长、山南地区粮食储备局局长等职,2007年9月任自治区交通厅党委委员、副厅长,2009年11月任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委员、副厅长,2015年1月任厅党委委员、巡视员,2018年11月退休。

2019年5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索朗群佩接受西藏自治区纪委监委审查调查。同年9月,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同年10月,索朗群佩涉嫌受贿一案,经西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林芝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林芝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目前,法院正在审理中。

厅官被录不雅视频 遭敲诈250万究竟什么情况?厅官被录不雅视频 遭敲诈250万具体情况(图1)

临近退休,逐渐萌生享乐思想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人到晚年丢官进监,自己还有何颜面再见家人和同事?一笔良心账,一辈子还不清。痛心……”索朗群佩在忏悔书中写道,可惜他醒悟已晚、悔恨太迟。

1958年10月,索朗群佩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幼时的经历令他深深感到,只有紧跟中国共产党,才能过上好日子。

25岁那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我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是要像雷锋同志那样,对待同志像春天般温暖,对待工作像夏天般火热,对待个人主义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做到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以实际行动报答党对我的培养和教育。”这是索朗群佩最初的信念。

在这一信念的引领下,索朗群佩在工作中兢兢业业、踏实肯干,很快得到了组织的信任和重用,先后在山南地区商业局、组织部等重要岗位得到历练。2007年9月,他被组织任命为自治区交通厅党委委员、副厅长。

初到新岗位的索朗群佩充满激情和干劲。然而,不久之后,他的思想慢慢发生了转变:“想着自己工作将近40年了,工作资历不浅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也快退休了,再不享受就来不及了。”这给了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可乘之机,他们想方设法结识他、恭维他、攀附他。

2013年,工程承包商唐某某经熟人介绍认识了索朗群佩。起初,唐某某借着过年、过节看望的名义,给他送烟、送酒、送土特产。索朗群佩一开始婉言谢绝,但经不住唐某某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欣然收之,这让唐某某感到索朗群佩不是难啃的“硬骨头”。为进一步和索朗群佩搞好关系,以求在项目方面受到特殊关照,唐某某投其所好,经常邀请他到高档餐饮场所、豪华娱乐场所吃饭喝酒唱歌。

一次,两次……索朗群佩沉溺在“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奢靡生活中,乐此不疲,渐渐开始与唐某某称兄道弟,纪律规矩完全被其抛之脑后。

经查,唐某某经常与索朗群佩一起吃喝玩乐。“一年至少五六十次,其中多是索朗群佩主动要求的,每次的花费都在一两万元。”审查调查人员介绍,“有时唐某某不在场,索朗群佩甚至还要求他转账买单。”除此之外,索朗群佩还以手机断线、摔坏等理由向唐某某索要手机7部,总价值8万多元。

“长期跟唐某某到高档餐厅吃饭,到高档娱乐场所喝酒、唱歌,使自己忘却了入党时的誓言,丧失了一个领导干部应具备的基本品质,这是我违规违纪的开始,也是我大节不保的发端。”直至案发,索朗群佩才意识到小节失守的严重后果。

利欲熏心,把权力当敛财工具

2014年7月,索朗群佩到阿里地区出差。远离组织监督的他如撒欢般放纵自我:吃饭喝酒频率更高了、进出娱乐场所玩得更疯了……很快,他兜中的钱财便被花费一空。娱乐活动不能进行,这是索朗群佩不能忍受的,于是便想到了“好兄弟”唐某某,向唐某某“借”了8万元,继续享受他的“美妙时光”。

2015年4月,索朗群佩到成都出差,看上了一套8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当即订购。不久后,开发商催其交纳100余万元房款。索朗群佩又想到了唐某某,便表示意欲再借些钱交房款。“仗义”的唐某某又答应了。唐某某的有求必应,加之只用借不用还,使得索朗群佩以权谋私的念头愈加强烈。

“觉得这是对自己的尊重、是对自己地位的认可,错误地认为权力是一种特殊的资源,所产生的效益是无法估量的。”索朗群佩说,私心杂念充斥在他的头脑中,他俨然把权力当成了自己的发财工具——用手中的权力给唐某某创造最大的“发财机会”,自己再从中获得相应回报。

经查,2014年至2019年间,为了长期获得唐某某对其在钱财上的“大力支持”,索朗群佩利用职务便利,在明知唐某某名下没有相关公司、也无相应工程资质的情况下,依然通过向其他单位工作人员打招呼等方式,为请托人唐某某承揽那曲、山南、阿里等地相关工程帮助,从而谋取不正当利益。“甚至在送厅驻村工作队到驻点村时,还不忘为唐某某牵线搭桥,可谓‘煞费苦心’。”审查调查人员介绍,索朗群佩如此不遗余力地帮忙,换来的是数百万元“收益”。

“自己缺乏对权力的敬畏,把权力作为自己发财的工具,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永远摆脱不了被人利用的命运。”后来,索朗群佩才意识到,权力是把双刃剑,用得好可以造福于民,反之就会滋生腐败、贻害无穷。

心存侥幸,妄图逃避组织惩处

2016年初,不法人员尼某某为首的敲诈勒索团伙以掌握索朗群佩出入娱乐场所的照片、视频和部分违纪事实为要挟,对其进行敲诈勒索。自身不硬的索朗群佩唯恐自己的违纪违法事实暴露、政治生命受到影响,便抱着拿钱消灾的侥幸心理试图了结此事。他授意唐某某通过转账或现金等方式满足尼某某团伙要求。

拿钱消灾确实保证了索朗群佩一时的安全,但代价高昂。2016年9月至2019年间,为满足尼某某团伙胃口,索朗群佩先后27次安排唐某某支付给尼某某人民币400余万元。

侥幸只是一时、不可能一世。根据群众举报,自治区纪委监委对索朗群佩有关问题线索开展初核,并于2019年5月对其进行立案审查调查。

面对组织审查调查,索朗群佩没有选择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而是挖空心思安排唐某某、尼某某两人伪造虚假借款合同,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审查。然而,这一切不过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他终究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沉重代价,没能给自己的仕途画上圆满的句号。

“我一直反问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违纪违法?”如今的索朗群佩不住地反思,“究其原因是理想信念动摇、法律观念淡薄,思想松懈、精神滑坡,因贪图一己私利,导致终生遗恨……”

量纪量法分析

2019年5月,经西藏自治区党委批准,自治区纪委监委对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原党委委员、巡视员索朗群佩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并对其采取留置措施。

经查,索朗群佩存在以下违纪违法和涉嫌犯罪问题。

在违反党的纪律方面:索朗群佩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接受宴请及高档娱乐活动安排;违反廉洁纪律;违反工作纪律,插手、干预工程项目招投标。索朗群佩上述有关行为,亦构成职务违法。

在涉嫌犯罪方面:索朗群佩利用职务便利以及利用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在承揽工程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索朗群佩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纪律意识淡薄,目无党纪国法,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十九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给予索朗群佩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退休待遇。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内蒙古四名厅官同天落马:有人曾遭艳照敲诈,有人与煤炭结缘29年

厅官被录不雅视频 遭敲诈250万究竟什么情况?厅官被录不雅视频 遭敲诈250万具体情况(图2)

内蒙古反腐现罕见一幕,4名厅官同时被宣布落马。

10月27日,内蒙古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内蒙古自治区应急管理厅党委书记、厅长王俊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呼伦贝尔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李才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内蒙古自治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党委书记、主任苏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内蒙古自治区司法厅原党委书记、厅长兼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徐呼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任、退休一起查

近日内蒙古纪委监委“双开”人数颇多,但同时查处4名厅官比较少见。与之类似的只有4月中旬,官方宣布查处了3名厅官。

4名被查厅官中,王俊峰、李才是在任官员,苏和、徐呼和均已退休近两年半。从所属系统来看,除李才属政协系统外,其余3人均属于政府组成部门或特设机构。

王俊峰现年56岁,长期在内蒙古安监系统工作,2018年11月开始任应急管理厅党组副书记、厅长,今年3月任厅党委书记、厅长,直至如今被查。

李才现年58岁,是呼伦贝尔本地人,长期在呼伦贝尔各旗工作,是一位从教师走上来的官员,担任过呼伦贝尔市委常委、副市长。2017年2月任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至今被查。

苏和现年65岁,仕途起步于包头,官至包头市委常委、昆都仑区委书记。此后又在锡林郭勒盟、自治区国资委历练过,担任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长达9年。2018年5月退休。

徐呼和现年66岁,长期在内蒙古政法系统工作,担任过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纪委书记,政法委副书记,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兼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2018年6月退休。

上述4人均为内蒙古成长起来的干部,各自在不同系统历练。除苏和出生于黑龙江外,其余人均为内蒙古本地人。

曾遭艳照敲诈

四名厅长中,徐呼和尤为值得关注。这位退休之后仍被“揪出来”的官员曾在吉林大学毕业后长期在内蒙公安厅工作,约18年之久。后担任过自治区政法委副书记,和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兼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

据此前媒体报道,2012年11月,时任司法厅厅长的徐呼和收到PS艳照敲诈信件。对方要求在两日内给指定的银行卡打入42万元,否则将其所谓“不雅照”公布于众。

对此,徐呼和报警处理。后来3名被告人分别获刑11至13年有期徒刑。此外,徐呼和落马疑似与“纸面服刑”有关。

近段时期,内蒙古监狱系统接连曝出王韵虹、庄永华等人“纸面服刑”案。上述案件发生时,徐呼和担任内蒙古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兼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

“纸面服刑”案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则与巴图孟和有关。1993年6月9日,未满18周岁的巴图孟和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然而,巴图孟和实际上并未实际服刑,办理保外就医手续后继续逍遥法外,2007年5月13日又拿到了“刑满释放”证明书。9月初,新华社旗下媒体《半月谈》将此事揭露出来。

后来“纸面服刑”案接连爆出。内蒙古监狱管理局党委原副书记、政委姜和平就因涉王韵虹等三名罪犯保外就医、暂予监外执行案被查。

6月22日,内蒙古监狱管理局原局长徐宏光、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连天俊,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宣布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上述被查官员与徐呼和共事多年,工作关系密切。

煤炭反腐风暴持续

另一名值得关注的官员是王俊峰。他早年是阿拉善盟经济处干事,后来进入阿拉善盟煤炭管理局工作,从此与煤结下了不解之缘。

历任内蒙古煤矿安全监察局包头监察分局副局长,煤矿安全培训中心党总支书记、主任,煤矿安全监察局鄂尔多斯监察分局局长,自治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煤炭工业局局长,自治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等职。2018年11月转任应急管理厅任厅长。

如果从1989年进入阿拉善盟煤炭管理局算起,至2018年转入应急管理厅,王俊峰从事煤炭监管相关职务长达29年。

今年2月初,内蒙古掀起了一场倒查20年“涉煤”违规违法问题的风暴。风暴所至,涉煤系统以及相关官员密集落马。据中国新闻周刊不完全统计,3月份以来煤炭相关及监管领域至少已有8名厅官落马。

7月中旬,内蒙古纪委监委网站公布煤炭资源领域专项巡视结果。通报显示,巡视发现存在个别领导干部在涉煤企业投资入股,地区、部门、企业存在违法倒卖探矿权等诸多问题。

上述官员落马早有迹象。以呼伦贝尔市政协主席李才为例,今年2月下旬,呼伦贝尔市政协党组成员、副主席张玉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张玉军2011年8月至2015年11月担任呼伦贝尔市委常委、海拉尔区委书记,与李才存在工作交集;2018年12月成为呼伦贝尔市政协党组成员、副主席提名,又与李才搭班。

今年4月下旬,呼和浩特政协原副主席白云落马。白云于2018年8月退休,他2013年1月即担任政协副主席,与李才搭班多年。

与此同时,根据巡视工作统一安排,9月初自治区党委第一巡视组对呼和浩特市优化营商环境开展专项巡视。巡视时间从9月8日至11月20日。

聊天软件盗取通讯录!男子被录不雅视频遭敲诈!

厅官被录不雅视频 遭敲诈250万究竟什么情况?厅官被录不雅视频 遭敲诈250万具体情况(图3)

3月25号晚上,吴先生正在家中上网,突然收到一名陌生女性发来的加好友请求。吴先生一时间没经受住诱惑,不仅添加对方为好友,随后还聊起天来。对方说自己今年30岁,已经离异,离婚前曾受过家庭暴力,离婚后想通过网络找人聊聊天。

厦门市公安局海沧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民警李志文介绍:“嫌疑人一般会伪装成单身、家境比较富裕的少妇,然后就是以需要聊天,需要陪伴为由,和被害人聊天,然后再引诱对方与其进行视频。”

吴先生通过对方的链接,下载了一个“免费激情聊天”的软件。在对方的引诱下,吴先生与对方进行了裸聊。谁知第二天下午,吴先生就收到了对方敲诈勒索的信息。对方要求吴先生支付2000元,不然就把吴先生裸聊的不雅视频发给吴先生的亲朋好友。

厅官被录不雅视频 遭敲诈250万究竟什么情况?厅官被录不雅视频 遭敲诈250万具体情况(图4)

民警李志文介绍:“嫌疑人跟被害人聊天过程中,会让被害人下载一个视频聊天软件,这个视频聊天软件是带有木马病毒的,只要你下载了,自己的通讯录信息就会被对方获得。”

吴先生担心自己付了钱,还是要不回自己的不雅视频,考虑再三后决定向警方报警求助。

接到吴先生的报警后,海沧警方会同厦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梳理了近期同类型的犯罪线索,初步锁定一个藏匿在三明的犯罪窝点。3月31号,海沧警方冲击了这处窝点。

厅官被录不雅视频 遭敲诈250万究竟什么情况?厅官被录不雅视频 遭敲诈250万具体情况(图5)

3月31号凌晨,海沧警方经过近6个小时的蹲守,终于抓获包括上官某在内的7名犯罪嫌疑人,缴获电脑、手机等一批作案工具。不过,令人感到意外的是,窝点内清一色都是男性,诱惑受害人的“美女”究竟藏在哪儿呢?

民警李志文介绍:“其实这个视频是事先网上已经录制并下载完成,再通过一个特定的视频软件,将这个视频全部移植到视频聊天过程中,就是被害人在观看视频的同时,男性犯罪嫌疑人再通过语言的一些挑逗,诱使被害人进行裸聊。”

民警介绍,这些男性犯罪嫌疑人害怕身份暴露,他们只发送文字信息给受害人。受害人一边看“美女”视频,一边接收文字信息,就误以为与自己裸聊的对象,正是视频中的“美女”。与此同时,嫌疑人趁机录下受害人的裸聊视频,用来敲诈勒索受害人。

民警李志文介绍:“标准的金额都是一开始要2000元,具体就看被害人能给多少钱,如果他们知道被害人还有一定的经济能力,还可以继续被敲诈勒索的话 通常情况下还会再继续要钱。”

厅官被录不雅视频 遭敲诈250万究竟什么情况?厅官被录不雅视频 遭敲诈250万具体情况(图6)

据了解,上官某是3月15号开始组建团伙实施犯罪活动。上官某是团伙负责人,其余6人都是业务员。他们一般等到晚上才开始上网找下手目标,添加受害人成为好友的当天就诱惑受害人开始裸聊,隔天下午再进行敲诈勒索。警方初步查明,3月份以来,上官某为首的犯罪团伙作案38起,涉案金额超过16万元。